🌸蝶酱

Hello♡

这首歌我记得是前年的时候另外一个账号里一位小读者安利给我的,当时我是一个圈子里的小写手,那会儿这首歌还没有那么火。
那位姑娘评论说,她在读我一篇文时正听着这首歌,不知道怎么地,眼泪就掉了下来。
于是我也点开了这首歌。我眼前一切变得幸福得模糊起来,不管是我自身,还是我加工过的,短暂的小小世界。
后来这首歌有一天突然就变得火了起来,我在街道上也听到过。但我还记得那个冬天的早晨,第一次点开它时的感动。
可那个冬天早已过去了,我也再也没有写出来过更好的文字。
我像一棵枯树,死在了那个美好的冬天。

【双乔】夏日氛围

双向箭头,现代。
推荐歌曲:“Summer Vibe”——walk off the earth





小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和姐姐去赏荷返回的路上竟然坐反了车。

她带着耳机看见大乔靠在玻璃上浅眠,褐色的睫毛尖儿轻轻颤动,在落下的日光下泛着柔和的金黄色,手机屏幕里跳动的游戏画面又将她的注意力重新吸引。车上的人越来越少,空调的丝丝凉意将那个眸间慵懒的女孩吹得清醒了,她抓了抓额前有些凌乱的棕色碎发,拍拍妹妹的肩膀。

“我说,小乔,咱们是不是坐过了?”

对方摘了耳机,趴着窗外望了望,几乎像是出了城市一样荒凉。车上只剩了五个人,余晖仿佛随时都会洒下来。

浅粉色头发的女孩扶着银色的公交车扶手,摇摇晃晃地走到前面去看汽车行程。

终点站写着:X山公园。

完了,不是坐过,而是坐反了。

小乔长舒下一口气,转过身一屁股坐回座位,戳了戳姐姐的胳膊。

“不是坐过了,是坐反啦。“

还不如坐过了。

“我早就说过你是个笨蛋。”

棕发的女孩用手指轻轻戳对方的额头,看她委屈地瞪大眼睛,不由轻轻地笑了。

“不管了,荒山野岭的,公交车站也难找。先坐到终点站,再坐回去吧。”

远处的山有了轮廓,在阳光下的远处的树林泛着青翠,让大乔有一种返回春天的错觉。

这样的夏天,似乎也不错。有温婉的流水,还有带着花纹的鲤鱼。

夏天是个漫长的季节,同时又是个浪漫的季节。五月末人们就能感受到它的气息,九月末才与之告别,而伴随着人们凛冽冬日记忆的,依旧有那蝉鸣与海浪的拍打声。

汽车在午后的路上行驶,走走停停,此刻除了司机外只剩下最后一排的两个人。

靠在颠簸的车座上,大乔问她,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暑假里一起睡地板的那些事——那时候家还住在繁华区的一个老式小区里,房子不大,空调也比较老。夏日她们躺在地板上的凉席祛暑,聊到天边泛起了白色,知了也成宿没完没了地叫。她们说到有趣的事时就用被子蒙着头,咯咯地憋着笑声,生怕把父母吵醒而挨一顿骂。

这就是那时的夏日氛围。一家人开着客厅与阳台相连的门看轻松的综艺节目,吃着西瓜。晚风吹进来,这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

父母白天要工作,于是孩子们就趁着无人在家时偷偷穿母亲的裙子和高跟鞋在房间里玩起角色扮演的游戏。

说到这里,两个姑娘都愉快地笑着。
公交车也到了终点站。

X山公园虽说是来爬山的好去处,但实际上这座山也并不高。大乔想了想,转过身问自己的妹妹。

“来都来了,要不要进去转一圈?”

表指在四点,小乔跟着她随着几个刚刚下了私家车的一家老少一同进了公园的门。

这个点来爬山的人确实不多,但这天气美丽无暇得像是一幅被人工合成的画面,如果能到山顶看见更加美丽的日落,那要比清晨赶来锻炼的人值得得多。

大乔背着自己的双肩包爬上了楼梯,小乔急忙跑去追她。

两面的泥土里长着些粉红或是淡黄色野花,还有不知名的小昆虫飞过,小乔期盼着日落后会有萤火虫出现。

听说对着萤火虫许下的愿望会实现,小乔想到这里低下头步子慢了起来,她看见走在前面的大乔辫子甩得高高,短裙因爬山的动作像春风下摇曳的花朵,露出花茎一般的白皙大腿,和黑色的打底裤。

她急忙追了上去,却又觉得仿佛自己永远也抓不住那个留给自己的斜影。

她想起大乔问她的问题。她记得,当然记得。那些夏夜里每日睡前姐姐柔软的唇在自己额头上留下的晚安吻,月光落在那个还属于小女孩的白皙侧脸上,睫毛弯弯。她轻轻触摸那些嫩得像花蕾一样的手指,然后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在她耳边轻轻喊着姐姐,换来一声夹杂着睡意的含糊的“我在”。

小乔抹了把脸上就要低落的汗,前面的人转过身看着自己。

“别跑这么快,太危险了。”

她低着头不说话,在一旁的小亭旁坐下,大乔跟过去。

“有心事?”

当然有,很早以前就有。小乔摇了摇头。

大乔用食指轻轻撩起对方黏在鬓角的头发,用卫生纸帮她擦干净低落的汗珠。

“不想说就不说啦,开心点。臭丫头,我还不了解你吗。”

风轻轻地吹着,气温不似之前那般燥热,远处的景物也有些雾蒙蒙开。

大乔拉着对方的手走进山间,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

虫声慢慢响起,偶尔有碰到正在下山的人,还有和自己一样去看日落的挽着手的小情侣,越往山顶走,碰到的人越多。

而天色逐渐昏黄了下去。

大乔忽然放开紧握的手,喊了自己一声,从一个一人宽的小路上跑了上去。

她站在山顶的平台,朝自己挥了挥手,附身趴在栏杆上去看那星星点点的上了灯的城市,还有那被斜阳照射得橘红的农田。

小乔看着那随风挥舞的裙摆。

她看着那个人站在山顶,头上是余晖,肩上是橘红色,墨绿中的蝉鸣将她们从这个世界自此割离。小乔有种想就这样一口气冲上山尖去抓住她的衣摆,紧紧拥抱她的冲动。她加快了在那些树枝草叶中穿梭的速度,尖锐的枝条割伤了小腿。

面对着夕阳,那个人背对着自己,小乔喘着粗气,仲夏的晚风送走她口中的气流,她的胸腔扑通扑通地跳动,忽然对着那个方向长舒一口气,然后大喊。

“喂,我喜欢你。”

瞬间那抹落下的残霞化作绚烂的深红,撒向整片大地。

站在山顶朝远望的女孩子转过身抿着嘴笑了笑。

她明白了,她的妹妹恋爱了。她们都在少女的年龄,那个会朝着空旷山谷大喊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的年纪。

只是大乔有些难过。不知为何,心底就突然空落落的。

夜幕就这样降了下来,伴随着深红色的光,与深紫色的天色,一同将那远处的城市照亮。

下山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大乔走在后面,给家里发了短信,告诉父母她们马上就会回家。

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而那山间的黄绿色点点,竟然是萤火虫的身影。

小乔将双手举在胸前,对着萤火虫许下了自己那永远不会说出的愿望。她在这幼稚的希望面前忽然觉得无助,泪水簌簌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只希望岁月静好,这样平淡的生活可以久久持续。

记忆中的夏日里,有那个人淡淡的笑容,有她编起的长辫。但这个人总会从自己身边离开,组建自己的家庭,拥有自己的人生。

唯有夏日的蝉鸣在岁月中依旧,喋喋不休。

她们站在车站前等待着公交发车,同行的还有一个反戴着棒球帽嚼着口香糖的小伙子,他带着蓝牙耳机,自言自语的,看样子是给谁打着电话。

听对话,大概是在和他的恋人通话。他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两个人回味着当初告白的时候,就在这座山的山顶,男孩子从双肩包里掏出一捧玫瑰对女孩大喊“我喜欢你”。两个人在电话里笑着,小伙子告诉自己的未婚妻他又爬了这座山,山顶变了,比几年前多加了个观景台,但我们的爱情永远不会变。

小乔听着,想起来自己的冲动,心脏依旧怦怦跳动着。

她抓紧了身边人的手,扑进了她的怀里。

公交车在车站停下,大乔在自己妹妹的身边坐下,看着亮着的手机屏幕,又想去拽住她的手。

那个青年依旧在和自己的未婚妻打着电话,她轻轻勾起了嘴角,真好啊。

大乔将头靠在身旁人的肩膀上,轻轻合上了眼。

“到站的时候记得叫醒我哦。”

还是少女的自己和还是少女的她,本身就处于一个会为爱情困扰的年纪。

她感受着女孩蚕丝一样光滑的皮肤,这样想着。

不知缘由地,她梦见了自己站在一大片萤火虫下,和妹妹用同样柔软的嘴唇亲吻彼此。

蝉鸣,流水。

当那片黄绿色逐渐散去,这个夏日也就走到了尽头。

结束了。

被发现了哦。
(这对真好吃)

失踪人口祝大家新年快乐

高三,要走啦。
明年暑假会回来哒。
玩lof半年多了,粮也没产多少,作为对大家的喜欢的感谢,我会把每个粉丝都互粉。
等我回来的时候每个新关注也会互粉的,无论以后我的粉丝有多少,都会这么做。
谢谢大家。

当高温袭来,峡谷的各位如何应对炎热的夏季?

这是一篇为了搞笑很扯淡的文,内容别当真。
ooc!ooc!ooc!
最近太热了,不禁心生脑洞,虽然拖了一个月。如果峡谷也有高温预警……嗯。
tag啥的别在意,我随便打的,如果不妥,评论直接回复,我再纠正。

       初夏过去,逐渐蔚蓝的天带来的却又是灼烫的风。从荫蔽的绿阶,到那还未褪去春色的庭院,被风冲散了的温柔的春,隐去淡绿色的影,匆匆离去。

        唯有小院荷塘碧绿,可望去却不是锦鲤满池,您若有耐心,也许还能赶上一锅新鲜的水煮鱼。

        整个大陆望去,西方环海,温带海洋气候,北方纬度本高,夏天自然热不到哪里去,南方又是群山环绕,绿树成荫。打开手机一看TX新闻,高温预警。卧槽,除了西域沙漠那儿,又是长安城温度最高。

        这高温不去,早朝也热得叫人打瞌睡,群臣绞尽脑汁,也解决不了什么。索性放暑假,人人回老家避暑看媳妇逗娃,这未免也太不像话。女帝也发话了,大概的意思就是:就算升到50℃也得给我上班打卡,不愿干就辞职滚。

        当然,就算如此炎热的天,迟到了,工资照样会往死里扣。

        各国君主听说了长安城的高温预警,便都给貌美如花的女帝发了微信表达诚挚的问候:

        有2位联系人发来新消息:
        嬴政:听说你那边破40℃了,打败了全大陆99%啊,厉害了。
        刘邦:老姐啊,这天出门就别化浓妆了,妆会花啊。

        一听到妆会花,女帝终于坐不住了,给整座大明宫装了中央空调。

        对此,各国的看法是:人傻钱多。

        至于狄仁杰这种上班坐办公室,下班开奔驰,偶尔到朱雀门堵个车拍拍方向盘发个朋友圈的高级官员钻石王老五,夏天也就是象征性出几滴汗,他这样的严重洁癖也就是到了夏天洗澡频率翻了一倍而已。

        但对于他可怜的下属李元芳,夏日就没这么好过了。作为密探,就算热到整个人融化,也要坚持户外上班,原本白白净净的小伙子,一不小心还晒成了煤球。同样都是公务员,待遇上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于是元芳决定要揭竿而起,犹豫片刻又鼓足勇气走进他上司的办公室。

        “天太热了,可以涨工资吗?”
        “看你表现。”

        于是他又夹着尾巴出去了。

        今晚就有了这样的一幕:

        【duangduangduang(敲门声)】
        “谁?”
        “我,元芳。”
        “大半夜来我家干什么?”【开门】
        “你家有空调。”

        第二天元芳就被涨了工资。谁知道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让他的上司改变了主意。

        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怕嫑面子的。

        这就让我们学习到了,如果你的上司拖欠你的工资,你可以追到他家门口,“不发工资我就站着不走。”

        这样,你的上司就会被你的诚意感动,于是小手一抖便按了110,“警察蜀黍,有人在我家门口扰民。”

        即便如此,但这也为你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商机,当你经历了监狱x日游后出版的游记很有可能大卖。

        若说北国是夏日避暑的最好去处,昭君姑娘倒可借此小赚一笔。比如被东吴的湿热热得受不了的大嘟嘟周瑜,借着年假就带着他的小娇妻去了北极圈。

        昭君:这两口子真不怕冻。

        一下灰机就是冰天雪地,北风呼啦呼啦地吹,吹得嘟嘟追着假发满大街乱跑,脚踩10cm+恨天高的小乔当然追不上,急得团团转。

        这样说自然是不美的,但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又显得太过文弱,北境之雪是漫山遍野的冰封,地平线交接的白雪衬得天更加蔚蓝。来了便想和北极熊老铁玩个自拍,却发现冻得爪都伸不出。

        一望无际的皑皑雪原上空留两个身影,一高一矮:“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望见蜷缩在自己怀中的小乔冻得瑟瑟发抖,大嘟嘟决定为自己的万年萝莉老婆做些什么,这样也许今晚就不用睡地板。

        思索片刻,不愧是大都督,迅速想起了自己那叼飞上天的技能,于是在冰原上生起了一团火。

        久违的温暖,有种家乡春日的感觉,小桥流水,伴随着新叶湿润的微风……等等,哪里来的流水。

        卧槽冰化了。你能感受到远处几个正冰上蹦迪的北极熊炙热的目光吗?

        本准备发朋友圈嘚瑟的周瑜吓得拽着小乔就跑,可这还是没能避免被北极熊抓掉了裤子。更不巧的是,在小乔手中上了定时的快门这时刚好按上……

        后来这张照片获得了本年度东吴摄影大赛一等奖。

       若是说来,整个大陆最舒服的地方也许是孙猴子的老家。花果山依山傍水,以盛产水蜜桃而著名,水帘洞更是妇孺皆知。除此之外,它还是个国家AAAAA级景区。夏日燥热,看腻了沙滩美女,就来花果山看猴儿吧,门票八折,学生半价。

        这不,不管悟空在哪儿鬼混,每年夏天都要回这老家一次,带些特产走。这几年混得好,挣得多,回老家都是一卡车一卡车拉桃儿。好信的人就要问了,整这么多桃儿干嘛?一问可得好,这是相亲去啊。对象是一个城里女孩,棕发紫衣,洋气得就跟招贴画里走出来的似的,这可把他老孙迷得神魂颠倒,也不知道人家喜欢啥,索性背一车家乡特产水蜜桃回去了。

        总是隐居深山的扁鹊也是热得受不了,作为搞学术研究的人,他总是习惯安静清凉的地方,这天气一燥热起来,山间也是难忍,卧槽刚弄来的尸体还没剖tm就烂了。索性山里没人,就涂了点风油精裸奔采药,但这也不行,就算天天用风油精泡澡,也防不住一些小虫子叮咬。

        扁鹊很生气,于是他终于摸出了那部一年只用开机过一回,还剩90%电量的手机,借着时有时无的2G信号,在某网站上买了一台空调。

        一个礼拜过去了……

        半个月过去了……

        扁鹊的空调呢?

        扁鹊坐不住了,他打开网页界面,查看物流。当发现自己买的空调被退了款时,扁鹊更加生气了,于是他联系了店家准备投诉,可更气的是,店家还是咄咄逼人。

        “大胸弟,你地址填的神农架,我真没办法给你送啊。”

        正当扁鹊生着闷气,微信突然跳出来一个绿不拉几的头像,点开一看,卧槽半个月前的消息,这山里的信号简直满格。

        联系人子休发来3条消息:
        “越人,哈哈哈我放假了。”
        “我和鲲在家吹空调,好凉快。”
        “【图片】”

        现在扁鹊徒手把手机捏碎了。

        朱雀门外。

        “大河之剑天上来。”

        只见白衣男子手持利剑,面对这凝结着先人智慧的古城墙,左手举酒壶,饮美酒,作好诗,右手一挥,指尖轻触饱含风霜的砖石,不禁感叹——

        “哎呀妈呀卧槽烫死劳资了!!!”